Johnny Cash翻唱Taylor Swift歌曲预测AI音乐的无聊未来

当前位置:首页>设计文章>AIGC>Johnny Cash翻唱Taylor Swift歌曲预测AI音乐的无聊未来

随着《Blank Space》和Aqua的《Barbie Girl》的封面在网上疯传,约翰尼卡什突然成为了人工智能的代言人。选择很有说服力。

Johnny Cash翻唱Taylor Swift歌曲预测AI音乐的无聊未来

今年夏天,当德克萨斯州的文案达斯汀-巴拉德(Dustin Ballard)用人工智能生成的约翰尼-卡什(Johnny Cash)的声音翻唱了 Aqua 在 1997 年发行的欧洲流行音乐《芭比女孩》(Barbie Girl)时,他对这首歌的反响感到惊讶。他说:”其实我预料到会有更大的反响。今年秋初,当他用人工智能版约翰尼-卡什演唱泰勒-斯威夫特的《空白空间》时,反馈再次出乎意料地积极。” 置顶评论写道:”这首歌美得令人心醉。媒体报道也是一片赞誉。”《未来主义》写道:”这绝对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并不是我们想要的反应。巴拉德擅长用怪异的混搭音乐激怒人们;他把自己的音乐项目 “我毁了它” 的目标描述为 “尽可能多地毁掉人们喜爱的歌曲”。从本质上讲,他是一个新奇的歌曲拼凑者,他的作品在病毒式传播,比如用超级马里奥兄弟的音效重新演绎阿姆的《迷失自我》,用蓝草曲调演绎迈克尔-杰克逊的《Bad》。想象一下,如果 Girl Talk 受 Weird Al Yankovic 的启发制作了一张专辑,但却没有尽全力。这就是氛围。巴拉德从 2020 年起就开始做这个–这只是一个大范围流行的无聊副业,并不是他的主要收入来源–最近,他的一些热门歌曲都使用了人工智能。

仅凭这一点并不特别令人惊讶。人工智能工具在音乐界越来越普遍,而且被夸大得离谱。就在上周,甲壳虫乐队发布了被称为他们最后一首新歌的《Now and Then》,人工智能工具改善了约翰-列侬(John Lennon)几十年前的录音带中人声的音质。

当艺术家们把机器学习作为制作的一部分时,往往不会引起争议。但另一种人工智能音乐却会引起争议:人们使用人工智能工具模仿音乐艺术家的声音,比如去年夏天由一位名叫 Ghostwriter977 的匿名制作人发布的歌曲《Heart on My Sleeve》。这首歌是 “假德雷克”(Fake Drake)这一新小流派中最突出的例子,因为它的人声是按照加拿大说唱歌手的声音生成的(这首歌还采用了德雷克的同胞 The Weeknd 的人工智能人声)。说白了:很多人都喜欢这首歌。不过,业界的反响还是相当大。最重要的是,这种类型的音乐让唱片公司很不爽,他们认为这是对他们财产的侵犯。环球音乐集团(Universal Music Group)成功敦促 Spotify 和苹果等流媒体公司撤下《Heart on My Sleeve》,称其侵犯了版权。(当然,也有阴谋说 UMG 和德雷克是幕后黑手)。10 月,UMG 和其他主要唱片公司起诉了资金雄厚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 Anthropic,称其散布受版权保护的歌词。冰立方(Ice Cube)怂恿德雷克(Drake)提起诉讼,然后在《X》杂志上把未经艺术家许可的语音克隆描述为 “邪恶和恶魔“。

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对约翰尼-卡什的一系列翻唱作品表示出类似的愤怒。巴拉德是众多将人工智能卡什作品放到网上的人之一;YouTube上到处都是这些作品,卡什被改编成扎克-布莱恩(Zach Bryan)、酷玩乐队(Coldplay)、西蒙和加芬克尔(Simon and Garfunkel)的歌曲,还有《一个明星的诞生》(A Star Is Born)中的二重唱《Shallow》,Lady Gaga与卡什合唱,而不是布莱德利-库珀(Bradley Cooper)。(重要提示:上传者花时间编辑了 YouTube 上的图片,以显示卡什的脸与嘎嘎的脸相依相偎,而不是库珀的脸)。

目前还没有与卡什有关的人工智能诉讼。卡什遗产的管理人乔什-马塔斯(Josh Matas)表示,他一直在密切关注即将推出的歌曲,以及人工智能音乐的大潮。”他说:”我几乎每天都在关注。

马塔斯希望人工智能的使用能够尊重艺术家的遗愿。他说:”我不确定约翰尼-卡什是否有意让人操纵他的声音来演唱《芭比女孩》。不过,在马塔斯看来,目前的人工智能歌曲都是模仿之作,作为业余爱好者的作品,它们不值得追究任何潜在的版权索赔(这是明智之举–我接触过的几位版权律师都认为这类作品可能属于合理使用原则的范畴,如果结果被视为具有变革性,那么合理使用原则将保护侵犯版权的行为)。”

不过,用人工智能开发并在受版权保护的作品上进行训练的歌曲是否违反了法律,这个问题仍然悬而未决。Anthropic公司的诉讼案将对这一问题的解决产生重要影响。约翰尼-卡什人工智能翻唱等项目的流行还引发了其他问题: 这些歌曲被视为无伤大雅的娱乐,是因为卡什已经去世几十年了吗?因为他是如此具有标志性,他的作品是否就像是公共领域的作品,即使我们还有很多年才能做到这一点?

未经在世艺术家的许可,创造他们的人工智能版本通常被视为一种侵权行为,是未经同意利用他人技能和声誉的一种方式。死亡可以消除这种异议。但这仍然是一种不尊重,就像那些俗气的已故艺术家全息图一样。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某些州专门制定了法律来保护已故名人的死后权利,包括加利福尼亚州、佛罗里达州和内华达州。

如果有人想用人工智能歌曲明确侵犯卡什的权利,比如让人工智能卡什为一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唱广告歌,他的遗产是不会允许的。已故歌手的权利也会受到侵犯。但是,卡什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谁,再加上他早已去世,所以显然不是他在吟唱少女流行歌曲,这让人工智能卡什的流行趋势显得很温和。甚至可以说是 “无牙 “的。它不像 “Heart on My Sleeve” 那样突破界限。也不值得为此生气 它很琐碎。

听这些歌的感觉就像成年人吃晚餐时,吃的全是万圣节剩下的糖果。有趣,有点异想天开,但最终都是空热量。正因为如此,这些歌曲尤其体现了当前人工智能生成音乐的现状。在制作过程中使用机器学习可以带来真正的创新。用它来全盘模仿某人的声音,其实不过是个噱头而已。最无聊的未来版本

温馨提示:

文章标题:Johnny Cash翻唱Taylor Swift歌曲预测AI音乐的无聊未来

文章链接:https://www.uied.cn/49643.html

更新时间:2023年12月27日

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AIGC

字融火山造型,AI造字教程

2023-12-27 13:24:47

AIGC

清露晨流

2023-12-27 13:26:4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